星期一
與佩君到耳聞已久的訴說生活聚餐,原來訴說著樣深具歐風。雖然價錢不便宜,但是菜色十分豐富,真是後悔沒有早點來這邊報到。與佩君開心的聊著生活、日劇還有payeazy。

下午跑了離校,實在是波濤洶湧。由於事前的計畫,我自以為可以順順當當的跑完離校,還多帶的幾本論文以備不時之需。卻由於目錄的頁碼出錯,只能當場調整、重貼。幸好巧宜助教有事前叮嚀我要攜帶電子檔到學校跑離校,否則,我可能要延期一天才跑得完。

汗水淋漓的在無法騎車的校園提著論文由人院跑到圖書館,再轉至行政大樓。原先我想要懷著愉悅的心情在好好欣賞校園的美的願望瞬間破滅。但是在跑各處室的時候,發現其實工作人員都是好人,並不吹毛求疵外,好心的為我指路或是提醒我一些注意事項,最後還是讓我倍感溫馨。

在這天,我正式拿到畢業證書,完成碩士學位,也正式離開我待了三年美麗的暨大校園。

星期二
與佩琪聚餐,很高興的與她終於吃到我們討論已久的越南料理。可惜的是我覺得比較美味的阿雪並沒有營業,只得與佩琪轉進相隔不遠的愛娣。席間有個有趣的小插曲,由於埔里的越南料理每位無比,所以中午時刻雖然天氣炎熱,仍然人潮洶湧。這時我們的桌面上有空位,於是有兩位並桌的女同學。第一道菜上來,他們與我們一樣點了青木瓜絲,他們十分有禮貌的讓先點的我們先吃。第二道上來,是我的牛肉河粉,ㄟ他們也有,他們又十分禮貌的讓我們先用,並且笑著說,好巧唷。直到最後的QQ什錦麵上來,真相終於大白,並桌的我們---完全點了一樣的東西,真是奇妙的緣分。
餐後與佩琪逛了大賣場,買了幾個杯子,發現,原來我們都喜歡蒐集杯子^^,超級高興,覺得緣分實在太奇妙了,我跟佩琪實在有太多共同的興趣,幸好有學肚皮舞,才能與她熟識阿。


星期三
今天幾乎在床上轉電視(閒閒躺在床上轉電視是我忙論文後最大的心願XD),因為想說明天要開始忙了,後來發現天很美。
本來頭是躺在床頭櫃上的,後來直立起來。看著電視又可以看到藍藍的天,甚至遠方重疊的山。突然覺得,人生需要的美好,其實不用太多,醬就很棒了。所以現在整個人很高興。

星期四
開始打包。原先以為打包就是開始整理東西、裝進箱子,原來光是整理我的書就是一個大工程。從星期四中飯後,開始從書櫃整理起。把書一落一落搬出來,用紅色尼龍繩牢牢捆住。光是這樣的動作,重複數次之後,便覺吃重。由於綑綁時必須綁緊,書才不會在搬運時掉落、受損,因此每落書我都用盡力氣牢牢綁緊,但是在線與線交錯時、整落書翻轉時,往往使我感到力有不逮。光是整理完我所有的書籍,花了我星期四中午以後的整天。

星期五
繼續著打包行程,以經感到有些厭煩、有些疲憊,不過總算脫離「書海」。一早開始由衣櫃入手,所幸在換季時以經略有整理,多半是一些拆卸、還有將以經打包的衣物置入箱中。
其後就是像是蠶寶寶一樣,對我的臥室展開蠶食,慢慢的櫃子、抽屜內的東西取出、打包、裝箱。可以置入原先包裝的物品,我都將箱子留下了,因此各種電器物品的打包並不成問題。而平時慣用的杯子、盤子,就像是吸取了回憶的海綿一般,在我用報紙細細為他們包裝之際,似乎我也準備將自己對研究所生活、埔里生涯的一切展現、收折。
晚間終於整理完畢,與熱情的房東一家聚餐,之後歡唱經常出現在路邊、晚上才開始營業,並且傳出陣陣過大的樂聲的「練歌場」,臨別的心情加上檸檬水高樑的催化,在練歌場中,我忘情的唱著鄧麗君的老歌。

星期六
正式搬家。一早接到原先替我搬家的人的電話,以為他細心的要跟我報告他的出發。其實不然,是他搞錯的行車方向,他以為我要從臺北搬到埔里,他發現了錯誤,但已不及改正,最快來埔里要晚上九點以後。當下如晴天霹靂,難道我的計畫要被打亂了嗎?這時我心裡想,心情低落之下,吃完房東小兒子推薦的「早點居」後,直奔埔里某間新裝潢的網咖,趕快重新聯絡搬家人員,在經過半小時的聯絡之後,終於有個當天可以配合的好人出現,我可以搬家了。(但是一點都不期待就是了啦)
在搬家的人車來埔里之前,我與男友開始將我的家當運到一樓,搬家車來了之後,突然發他超級小台,有點傻眼,但是應該可以塞進我大部分的東西,在他們妥善的堆疊以及我們不停的搬運之下,下午四時許,我的多數家當出發回到板橋,剩下六小箱東西,隨後我請全家就是我家的好人店長幫我叫宅急便。店長好心的要我將兩箱兩箱捆在一起,說是這樣可以以最大尺寸計價,最後在搬家人、車以外,再花了九百多將這些「餘韻」寄回板橋的家。
接下來又馬不停蹄的繼續處理各種雜事,將房間的鑰匙還給房東、對房間作最後的巡視,接下來將機車放到托運行之際,先繞去85度C買杯飲料慰勞自己。有趣的是,長久以來托運的機車行,我與老老闆總是會聊上幾句,有印象他在外求學的兒子也在攻讀碩士學位。這次巧遇這位老老闆口中的兒子,也與他聊了起來,原來他也是中文同道中人。聽他講起他是在彰師大攻讀,主修台文,碩論題目以布袋戲為主,由於實習完畢了,他回家鄉準備教師甄試,並且幫忙父親。有趣的是在我們聊了一些老師、一些同學之後,赫然發現原來這位小老闆與我在暨大中研的同學是大學同學,大家當下覺得(中文的?)世界真是小巧,也覺得大家很有緣,最後小老闆還突然說:「阿!那在少算你五十元好了」,感覺真的很奇妙,多謝月貞還有中文,讓世界處處充滿溫暖嚕XD。

以上是我在埔里的最後一星期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apillon1816 的頭像
papillon1816

Papillon的Blog: 溼度71 溫度21

papillon18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